神语_有着一上课就摸鱼的癖好

入了凹凸坑。。。
雷卡真的超棒的!
不逆也不拆
不吃雷安雷
其他无所谓都吃。

莫名其妙的一小段儿

偶尔把wps下回来后发现文档里还有个这玩意
大概是去年夏天写的
ooc了,看看笑笑就行了,别抱有一点期待
是坑了,不一定填不填我太懒
改了改bug就直接丢过来了,遣词造句也不太正常
勉强看看吧。

here is it









  

  【进入游戏的部分太多不写了】

  【反正知道是个单人噩梦就好啦w】

  “欢迎来到,惊悚乐园。”声音听起来很像封不觉,想起这个人鬼骁便不自觉打了个哆嗦。

  

  “我为什么会想起那个混蛋啊……”鬼骁在心里悄悄嘟囔道,目不转睛的盯着开场CD。

  

  CD中所播放的场景像是一座房子,坐落在林子里。房子的大门前站着一位中年男性,手中拿着一张纸。

  

  “哎?这次是RPG耶……”

  

  镜头突然拉进,让鬼骁看清了纸上的字迹

  “frank:

  我亲爱的旧友,在此我邀请你来到我的家中做客,希望你能够赴约。

  你的朋友,Dave

  字的颜色是殷红,在书写“旧友”,“朋友”几个字时下笔重的似乎是要把纸写透一般,信的背面都因过重的笔迹而展现了几点殷红,隐约看来像是一个血手印,十分诡异。

  

  “噫……怎么这么吓人啊……难道又是解密?”

  

  背景音乐忽然响起,深沉的音乐伴随着嗓音沙哑的念白。

  
  “你叫frank,是一位普通的人。

  在某天,你的朋友Dave寄了一封诡异的信件给你。

  ‘Dave不是已经病故了么?’你想。

  但随即你又这样想‘万一他们只是找不到Dave,变以为他死了呢?’。

  于是,粗神经的你来到了这间林中别墅,试图寻找Dave是否死去的真相。”

  

  “喂喂喂!很明显是死了吧?这位Dave明显是变鬼了啊!”鬼骁在心里吼道。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系统提示:您的数据视角以封印,物品栏,技能栏被锁】

  
  【主线任务已更新:进入别墅,找到别墅中所有人(倒计时:五小时)】

  

  “果然么……”鬼骁说,对于这种解密类的游戏他一向是十分不擅长的,不仅因为他耿直的性格,更是因为他怕麻烦。不过显然,这次的难点是他怕鬼这点了。

  

  “这次我扮演的应该是那个‘frank’吧,Dave明显是个鬼啊……既然任务是让我找人,那明显是屋里不止有一个人了,按常理来讲应该是不出十人吧。”
  

  来不及多想,鬼骁便只好推开了房门,他十分明智的没有在进门时喊一句“有人吗”,因为刚刚在门外思考时他便听到房内有交谈的动静,果不其然,刚推开门便有几个人围了上来。

  

  首先说话的是一位男性,身穿西服,衣着整洁,似乎几人都把他当做是首领“你好,请问你也是收到邀请信而来的么?”

  

  “邀请信?”鬼骁在心里嘟囔“我这个明显不是吧……不过先说是,好收集一些信息吧……”

  

  “是的,我也是。”鬼骁说“你们也是?”

  

  “原来你也是啊,这样一来就有七个人了呢。”那位大叔说,“我们大家都是刚进屋的,就自我介绍一下吧。
我先来,我叫frank,是一名商人。”

  

  旁边一位白发青年叫苏黎,是一名大学生。

  

  长棕发少女叫做敏鑫,和她的哥哥敏翔是一起的。

  

  橘色发的是夏弥,一位作家。

  

  银白色长发的是当红偶像音贺

  

  “你叫什么呀?”音贺对鬼骁说,她似乎比鬼骁小一点,大概十五岁。

  

  鬼骁随意回答道“我叫冯子昂。”
即使表面上很冷静,鬼骁心里还是炸开了锅“exm?那个大叔叫frank?我不应该才是么?”

  

  “是这样呀!冯哥哥好啊!”音贺说。

  

    
  鬼骁在交谈时抽空看了下任务栏,发现主线任务没有动,思索一番后问到“你们觉得……是不是还有人?”
  
  “还有人?”众人疑惑。
  
  “对啊,你们看,房子这么大,怎么的也要来十来个人吧。”鬼骁说,“如果全到齐了,也就不会让我们在这里呆着了啊。”
  
  “哈哈哈冯小兄弟你很聪明啊。”frank拍了拍鬼骁的肩膀,“明明看起来是个中小学生呢!”
  
  中小学生……鬼骁的嘴角有些抽搐,看来自己是本色出演了。
  
  “那我们就分头在别墅里找找吧!”frank吩咐道。众人显然是习惯了听从他发号施令,见怪不怪,默默分组便走开了。鬼骁感觉还不大习惯,打算自己一人前行时却突然被音贺叫住,“冯哥哥,等等我呀!”
  
  “音贺?”鬼骁疑惑,“你跟来干什么?”
  
  “两人行动总是会安全些嘛!”音贺说。的确,不说鬼骁都忘了,封印了能力后他可不是什么秩序王牌,充其量是个中二病小鬼头罢了。
  
  “好吧,那一起走。”鬼骁说。
  
  两人一边上楼一边交谈着,音贺说“冯哥哥,你为什么到这里来啊?”
  
  “不是说过么,收到邀请信就来了啊。”
  
  “那给我看看你的邀请信呗!”
  
  “从别人那要东西前应该先说一下目的哦。”
  
  “哦……我就是想看看嘛!给你我的,你把我的看完再借我。”音贺说,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信和一颗糖果,“我在收到信时里面包着一颗糖。”说着她把信件递给鬼骁,鬼骁结果信一看
  “光照是使他解脱的办法,音贺小姐:
  我诚挚的邀请你来到我神圣的别墅,在里面你将得到你想要的,你所期盼的是……”
  
  后面的字迹连同署名因为光线太暗而无法看清,鬼骁便从腰带上掏出了一把手电,那是他常备的,以免遇到力量封印时光线受阻。
  
  身边的音贺显然是不想让鬼骁看到信上的内容,一边嘟囔着“冯哥哥该把信还给我了!”一边试图抢走信件。
  
  而鬼骁打算一不做二不休就算失败了也是解脱,打开了手电筒,两人却一下子愣住了— —手电筒找出的光是紫色的,照在信上,向墙上投影出了一朵巨大的紫色玫瑰,随即又化作一段字迹。
  “重要之物不可丢失。
  花之凋零既人之归去。
  清澈之水抚慰人之哀伤。
    游戏已经开始了。
    不杀了他便无法结束。”
  
  最后一句话是鲜红色,仿佛真的鲜血一般。
  
  末了,再度旋转着变成了一朵紫色的玫瑰,落在音贺手里。
  
  音贺有些恍惚,颤抖着问“冯……冯哥哥,这,这是怎么回事啊?”
  
  鬼骁的大脑飞速运作,他按着音贺的肩膀说“音贺,把花保护好,刚刚的事别告诉任何人。”
  
  “嗯。”音贺颤抖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冯哥哥,你……”
  
  话没说完,便被一阵尖锐的嘶吼打破,吓得两人都是一阵哆嗦。
  
  声音听起来像是敏鑫,两人便急忙下楼,映入眼帘的敏鑫抱着敏翔哭泣,他们身上的衣服也被血浸透。
  
  这样的场景对鬼骁这样身经百战的玩家自然是没什么,他甚至自己也变成过那样,但对其他人,尤其是敏鑫,这样的场景是致命的。
  
  身边的音贺已经害怕的抱紧了鬼骁的肩膀不住哆嗖,鬼骁为了避嫌只好一边抱住音贺一边哆嗦,他刚刚看了眼任务栏,上面的提示已经变成了
  【主线任务已更新:是谁杀了大家】
  
  鬼骁环视四周时明显看到了三个生面孔,而“大家”二字这指明了杀戮不会结束。
  
#敏翔是怎么死的?
#音贺是什么人?
#玫瑰花的作用到底是什么?

用这些片片换桃花花呀qwq

实在不行还有三片刀刀和十四片灯灯的
sr一比一
ssr一比五
r五比一
换吗qwq

坐标风之清
ID秦珩灏

隐约觉得群里的大家都以为我是个智障了。。。


请叫我小伍迪

我明明是小天使


短暂速发
叶乐
maybe虐
当然ooc
不介意的话有请——

“呦老叶,今年我也来看你了呢。”张佳乐说,他轻轻的坐在那里,头向后靠着,“真是好久不见了呢,毕竟我太忙啦,接受你的工作后每天都忙不过来呢,也只有公假能倒出空了。”

“哈哈,什么嘛,你还要向我抱怨?我才要抱怨你给我留下的烂摊子呢。”

“嗯?你说我太久没来看你?也是啦,今年你过生日我都没能来看你,对不起啦。”

“不过老叶呀,你说我是不是太傻了呢?”张佳乐突然低下头,“不,不对,我们两个都是傻子。”

“话说,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呢?”

“明明当时在比赛中输给你很不服气,却一点点被你吸引住了呢。”

“你在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上你的时候,我一直都不回答,现在想想,我应该是那时候就喜欢上你了吧。”

“你可别笑,你不也是当时就被我吸引住了嘛。”

“你说我为什么知道?你傻呀,沐橙全都告诉我了啊。”

“沐橙你不用担心,她很好啊,每天都很幸福呢。”

“不过现在想想,我们俩当时的情况,就是一见钟情了吧。”

“明明都喜欢对方,却不敢说出口,我们俩也真是傻。”

“如果当时就说出来了,就能多在一起几年了,不过后来不是也在一起了嘛,不错啦。”

“老叶,我好想你啊。”

“可惜我再勇敢也不可能把墓挖开,是吧。”张佳乐把头靠在墓碑上,雪飘飘洒洒的落在地上,衣服上,他的头上,脸上。

“你在那边是不是很无聊啊?没有荣耀。”

“不过我,沐橙,阿秋,还有联盟的大家,都会来看看你,陪你说说话啦。”

“沐秋不也在那边陪你嘛,你在那边安心养老吧。”张佳乐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等到了时候,我们大家都会去陪你啦。”

张佳乐一转身,面向那块小巧的,平平无奇的墓碑。

上面只有两个字,叶修。

“叶修,爱你,我从没有后悔。”












“我也是。”

end.

一个并不唯美甚至是莫名其妙的故事, 感谢你把它看完了。
祝叶乐圣诞节快乐。
不要刀片,它明明一点都不虐(。・`ω´・)

“咔!”茶白色长发的少年喊到“很完美!”

张佳乐和叶修闻言站起了身。

叶修突然喊“导演!我觉得吻戏不够虐!再来一遍吧!”

我:想亲就回家去,上床都没人拦你。

乐:赣



还是没能找到,爸爸们屈尊看截图吧qwq
终于是为深爱的本命搞了点东西,虽然不好吃
大概是大纲流,别打我(顶锅盖跑)

偷偷摸摸撸一发自己的人设(ฅ>ω<*ฅ)
是个蓝孩纸哦w
啊果然我这种手癌还是不适合画画这种辣么难辣么有技术含量的事情呢(哭哭)
总而言之请轻点打啊qwq
果然不打草稿直接按感觉画不行呢(趴)

蓝瘦香菇(趴)

从零开始

从零开始要完结了

可惜还没多少人知道这本连载了十二年的书

真是

世事弄人啊